首頁 / 圖書介紹
  散文館  
線上試閱
1
2
3
 
書 名 包場看電影 
作 者
李潼 書系名稱 散文館  
繪 圖 何雲姿 
書 號 986266 
I S B N
9789864490370  CIP 859.7 
條 碼 9789864490370 
開 本
15㎝ ×21㎝  定 價 280 元
頁 數
256 會員價 280 元
類 別 國語文
適讀索引 國、高中, 語文學習,  
出版日期 2016-03-01
得獎紀錄 臺北市兒童深耕閱讀年度「兒童閱讀優良媒材」,  
【作者簡介】
 
李潼
少年小說作家。
原名賴西安。出生花蓮,定居宜蘭縣羅東鎮。年輕時在校園民歌時代勤於歌詞創作,以〈廟會〉、〈月琴〉、〈散場電影〉最為膾炙人口。同時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以《天鷹翱翔》、《順風耳的新香爐》、《再見天人菊》三部作品,連續獲得第十一、十二、十三屆洪建全兒童文學創作獎少年小說首獎。
1990年以《博士、布都與我》獲得第十五屆國家文藝獎。
1987年、1988年以〈恭喜發財〉、〈屏東姑丈〉,獲得第十、十一屆《中國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評審獎及短篇小說獎。出版短篇小說集《相思月娘》。
李潼致力為少年小說創作,作品有:《少年噶瑪蘭》、《台灣欒樹和魔法提琴》、《黑潮蝴蝶》、《尋人啟事》、《少年小說創作坊李潼答客問》、《番薯勳章》、《鞦韆上的鸚鵡》、《神祕谷》等。
曾獲五十項文學重要獎項。散文〈老榕樹下讀報紙〉、〈油條報紙.文字夢〉選入國小國文課本。另有作品翻譯成英、日、韓等多國語文,並有作品改編為電視連續劇、舞臺劇與動畫影片。

 

【內容簡介】
 
「年少短片」在地小人物的性情呼之欲出;
「路上的故事」饒富生活哲思;
「謝平安」與「生活與夢」別有懷舊情趣;
「感恩心情」是李潼病中歲月最動人的心情筆記。

【本書特色】
李潼愛鄉惜物念舊情,作品總讓人讀得莞爾,甚至噴洒笑淚……一篇篇讀下來,就這四個字:「真李潼也!」──桂文亞
精選李潼散文,不管是懷舊敘事,還是觸景有感,以帶有情感的筆描繪所見所聞,抒發內心的想法及見解。他以淺顯的文字寫這些人這些事這些景和物,提供讀者一個閱讀的新視野。筆端帶有情感,文字自然有韻,內容涵蓋自然保育、鄉土情懷、親情友情之美,讀來生動有味,餘韻猶存。我要買書

【目錄】
【推薦序】至尊不滅的文學靈魂/桂文亞
【推薦序】一封一時不知向何處投遞的信/曉風
◎年少短片
湧泉水池.腳踏車
新年失眠夜
包場看電影
潘老師的「遺書」
奉茶
◎路上的故事
問路
舊站房
撒韻之鐘
貝殼項鍊
像一棵樹的老婦人
燒燒一碗來
轟炸天空
龍船鑼鼓
◎謝平安
宜蘭龜平安歸
信阿嬤的人有福了
謝平安
萬應公
◎生活與夢
理髮師、他的顧客和他們的習慣
談心時間
素素的好,歡喜都好
神祕之路
忘湖
◎感恩心情
黑潮蝴蝶
福隆月臺便當
阿蓮龍眼
感恩情.畫番薯
【後記】父親的酸甜記憶/賴以誠

 

【序】
 
【代序】
至尊不滅的文學靈魂──懷念李潼/桂文亞 
     多年來,關於李潼的作品,引薦評論不可勝數,關於李潼的人文逸事,得老中青三代文友傳述,笑淚相融,綿延不絕。他生前享有盛名,有「臺灣少年小說第一人」之譽,並有美稱「兩岸少年小說四大天王」﹝另三位是曹文軒、沈石溪、張之路﹞。從八○年代筆耕啟始,如大鵬展翅,一路上青雲,至二○○四年因病去逝,如巨岩崩裂,石破天驚,為臺灣兒童文學長遠發展留下無法彌補的遺憾。
    一九八七年始,我與李潼有了志業上的合作,他不但是民生報兒童報紙版面的常客、童書出版社的常銷作家,也是各種評獎邀約的人氣評審及各種活動必邀的貴賓,總而言之,李潼就像明星般的被文友寵愛著。他積極熱情,文采出眾,加以相貌英挺,兼俱音樂天賦,走到那兒,亮到那兒,高歌一曲總贏得滿堂采!
    這樣輝煌亮麗,正值黃金年華的一個人,怎麼說走就走了呢?
    李潼癌末期間,出版部同仁正在為他盡最後一點心意:重版散文《天天爆米香》、短篇小說《恐龍星座》及長篇小說《望天丘》。在不算短的十七年合作期間,我們先後為李潼出版過十五本作品,這占他全部作品總量比例不算多,但在只出版原創作品的民生報來說,已是備受重視的作家。李潼是臺灣兒童文學界之寶,過世消息傳來那天,在編務會議上通告同事,忍不住哽咽難言。我為李潼流下痛惜的眼淚。
    不可否認,李潼是優秀的作家,但是自我意識很強,曾經,為了校稿中不同的意見,他責備編輯,讓她感到委屈,繼有放棄之意;為了不中斷作業,我好言相勸,請李潼寫封回信,「挽救」編輯進度,沒想到,他寄來一張明信片,卻繼續「曉以大義」,讓人一時哭笑不得。
    李潼就是這樣的個性,黑白分明,堅持自己的定見。但我很感謝他曾經拔刀相助仗義執言,約是九○年代初,報社一度改版,欲將兒童版天天見報的全版彩色停刊,李潼得知訊息,立即親筆來信給發行人王效蘭女士,力陳兒童文學媒體版面的重要性;這封信後來送到兒童組,發行人囑我親自回信致意,我即電告李潼,他當下表明:「不必了!」
    當大多數人為公眾事務保持緘默或冷漠的時候,我看到李潼當仁不讓的真性情。雖然難免有時也「嫌」他這個人挺固執,流露出來的自信有點兒讓人受不了,但當正事發生在節骨眼上,自有格局和洞見的膽識,總讓人讚佩。
    《包場看電影》這本散文作品,是李潼各類名篇的結集。朋友往往在走得近的時候,容易失焦與輕忽,李潼離世整十一年了,一些成見與好惡亦早已經過沉澱,一篇篇讀下來,就這四個字:「真李潼也!」
    李潼愛鄉惜物念舊情,作品總讓人讀得莞爾,甚至噴洒笑淚!「年少短片」在地小人物的性情呼之欲出,一種調皮的文字氣質,生動到不行哪!「路上的故事」,寫小站長的一絲不茍;寫風島賣貝殼項鍊老婦的質樸;魯凱族老婦手編織物的自在;小鎮吃攤或簇簇火樹銀花的天空,讀之有味也饒有深意;「謝平安」與「生活與夢」二單元,〈信阿嬤的人有福了〉別有懷舊情趣,彷彿昨日就在眼前,地道的鄉情,充沛濃郁的生活氣息。最感親切的自然是〈談心時間〉這篇,父子情深,以誠必記憶猶新吧?這一輩子的惦念,也是建太多年來為李潼整理出版舊作最酸甜的「談心時間」吧?「感恩心情」是李潼病中歲月的心情筆記,最是動人!「有勁和爭取」正是李潼認可的一種生命正能量。「把握與不把握,滿分和零分」,可是李潼對生命的體悟?感動於與生俱來的強韌,感佩作家在人生原本幾近滿分的曲線逐漸下滑的途中,仍然堅持燃亮生命的餘光!
    這可貴的一生是有價值的,當李潼說:「愉悅奔走就是一款動人幸福」,「我如一隻薄翼蝴蝶,飛舞在湧浪眩目的海洋」,我們相信,此刻的李潼,雖已飛離俗世四千多個日子,可還是時刻有人惦念著他的文字他這個人。
     說李潼是文友心目中永遠的「天之驕子」並不為過。

【推薦序】
一封一時不知向何處投遞的信/曉風
    李潼:
    你好嗎?好久不見了。
    最近你的散文集《黑潮蝴蝶》要出新版呢,你知道嗎?書名叫《包場看電影》!
    在那邊,就是你搬家過去的地方,你們在乎這件小小的事嗎?還是一切往事都霧鎖雲埋,拋擲忘鄉?啊!我寧可以為你們仍有眷戀,對人世,對地球,對地球上小小的台灣。
    2005年11月,我也和你一樣成為「罹癌族」,和你一樣跑醫院,和你一樣蹭著蹭著偶然寫它幾個字。所以,當出版社交來你的稿件,我不禁眼濕,彷彿又看到你,看到自己,看到一個寫作者顛簸卻無悔的路。
    曾有一個冬日清晨,秀芷邀作家赴金門賞鳥,到了松山機場,我乖乖走到航空公司的櫃檯前坐著。和我一起等待的還有劉靜娟,我們是三十年前一起在文星出書的老朋友。
    忽然,你跑過來,興奮大叫:
   「喂!喂!原來你們在這裡,朋友們都來了,都在門口,你們快過來!」
    你一面說一面就熱心地動手幫我們拖行李。 
    「快走,快走,朋友都在那邊!」
    時間還早,並不太急,但我看你一副熱心腸,忍不住想打趣你一下:
    「喲!朋友都在那邊,那邊都是朋友──就沒敵人嗎?」
    你被我的言語激了一下,停下來,想了兩秒鐘,大笑起來,說:
    「也許有敵人,哈哈!但現在都是朋友了,都是朋友!」
    我也笑了,台灣小小,事卻多,一個文壇,也不是沒有紛爭。但其實,此刻我們只是去看鳥,那有什麼恩讎?天冷了,候鳥過境,我們是遠遠地望著羽翼掠空的無羽族,哪有什麼風雨和晴靄?我們只是比候鳥更候鳥的生物罷了。
    鳥不多,鳥哪裡知道牠們該為我們上演「候鳥過境記」,牠們並不配合我們。但鳥不多海水卻多,水草也夠豐美。此外,雲在,風在,冷在,陽光在,野地在,市場中的鼎沸仍在,而對岸,對岸峙立如幻的城市亦在。
    其實,那時候,想來你已病了,我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金門是個素樸的地方,連陽光也是簡單明瞭的,而簡明中卻自有一份大氣。(不瞞你說,在台北,我覺得陽光像豆腐,是一小塊一小塊分割出售的。)
    鳥仍然不多,我們便在陽光中散步聊天。當然,我首先謝你,因為你答應我,讓我把你的小說〈相思月娘〉放入我編選的小說選《小說教室》裡。故事中的母親顯然是民國二十年前後出生的,受日本教育長大,歷經貧窮、富裕的變遷,卻仍在乎愛情這座祭壇的信徒。雖然,她最後的選擇是女性自我的尊嚴。
    「有人被雷打到,那種感覺,就是我讀這篇小說的感覺!」
    你說,這是一位頗有年紀的女性讀者跟你說的讀後感。
    對,所有的好小說不都是這樣的嗎?
    有人大叫:「有鳥」,我們的聊天就結束了,我很感謝那天淡淡地聊天。那番話,讓我直窺了一個創作者內心最自豪的角落,間接的,或許那也成為我對自己的期許。對,要寫,就該讓讀者如遭天雷一轟。
    那以後,電話雖通過,我卻沒有再見到你一面。你走了,想你的時候,一併想起的總是金門冬日淡淡的陽光,攙合了海味的淡陽,若有似無,卻又著人如魔似幻。
    書就要出了,作家,或者也如你文章中的黑潮蝴蝶,人世險巇,如海洋,偏有不知死活的蝴蝶敢於去探首,去領略。這蝴蝶,不是作家是什麼?
    故事裡說到的蝴蝶都是「化蝶而去」的燦美華翼,但,李潼,你卻曾是「化蝶而來」的殷殷羽族。
    親愛的朋友啊,此刻你安好嗎?我向你和你的新書致意。
                            
【後記】
父梘的酸甜記憶/賴以誠(李潼長子)    
  夏天的晚飯之後,父親從冰箱裡將透涼的青綠色鳳梨取出,在料理台洗淨,砧板上鋪上塑膠袋襯底,握著菜刀切了起來。
    他總邊切邊說明著,一定要把砧板保持乾淨,切開的鳳梨果肉不能再用水洗了,否則鳳梨吃起來割嘴,再來呢,切出大片大片的果肉,最好抹一點鹽,再切成細塊,吃起來會更香甜!滿盤的冰鎮鳳梨上桌,父親取來叉子,一個人,靜靜的、大口的咀嚼,然後說:「我很喜歡吃鳳梨……」
    其實,我不很喜歡吃鳳梨。一次在父親寫的文章中讀到,原來愛吃鳳梨的是我祖父。當年祖父帶著年幼的父親在夏夜裡閒晃,總不忘給他買片鳳梨吃,至於當時夜裡閒晃的緣由已難以說清。不過,相信父親是因為鳳梨飽含著特殊、驕傲的香氣以及任性的纖維而想起祖父,這是他與我的祖父的記憶牽繫、串聯,一種驕傲的、任性的掛記。
    父親在患病後飲食極需注意衛生,但台農四號、十一號的誘惑卻愈來愈強烈,母親基於水果攤販所售削好的鳳梨不盡衛生,因而愈來愈少購買。一次,攤販在路旁堆高成簍的鳳梨,一叢叢金黃豐碩,我們在父親的強烈建議下,買了一顆。
    看著父親興高采烈在飯後取出鳳梨,穩穩地切起來,開始說明……
    望向父親的背影,我靜靜聽著,聽著。有多少次我看著父親切著鳳梨,一顆漂亮的鳳梨,甘甜帶著微酸,香氣卻又濃的強迫使人想起些什麼,我開始擔憂、揣測,開始了解這是一種深厚的惦記,長遠的掛念。
    而今,愛吃鳳梨的父親已離去,但回憶卻層層翻跌出來。我會取出鳳梨,穩穩地切起來,開始說明……特殊的果香與金黃色纖維成為一種惦念,是一輩子的惦念。

 
 
 
 
地址:10045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66-1號3樓  電話: (02)23112836  傳真: (02)23115368  E-mail:customer@youth.com.tw
本網頁最佳解析度 1024X768,請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瀏覽器   版權所有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T.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