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活動
首頁/文藝活動
活動訊息
 日 期 標 題  

 2015-10-28

文化部、幼獅文藝「我的文學啟萌」系列講座二 大理高中
 

編輯生活 ╳ 寫作閱讀                        ◎陳又津

 

地點:大理高中

時間:2015/06/11

主持人與座談人:簡白

座談人:陳又津、唐墨

 

  幼獅文藝與臺北市立大理高級中學聯合舉辦「我的文學啟蒙」座談會,邀請到時報人間副刊主編簡白、作家陳又津、唐墨,與現場志願報名的上百位高中生分享創作經驗。簡白開場言明,聲譽卓著的大作家多是分享創作理念,但兩位新銳作家更適合與學生分享當今實務經驗,就像大公司老闆不見得能告訴你一間公司如何起步、發公文、買機器、請會計,搞不好也都忘光了,正在創業的小老闆卻非得弄清楚每個環節。

 

喜歡寫作,一定也喜歡閱讀

  陳又津最早的閱讀經驗來自補習班,習題寫完,等媽媽來接的這段時間就跑去看故事書,覺得去補習就像是為了讀故事一樣。到了高中,立志讀遍志文新潮文庫,雖然最後沒能讀完,但是盡量讀些自己完全不懂的東西,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和自己及大部分的人有完全不一樣的想法。研究所時期,開始讀同代人、講述平凡事物的作品,覺得自己能在這樣的基礎上再說一些話,於是開始了小說寫作。

  唐墨說,現代人閱讀的管道不同,以前沒有圖片,但現在如果只知道明星咖啡館就顯得過時脫節。小時候都在打電動,因此開始自學日文,現在回頭看《大航海時代》,就知道為什麼現代人穿這種衣服,而唐墨今天穿的卻是浴衣。但關鍵仍是你在遊戲娛樂之餘,是否願意去找文本,去查詢維基百科,甚至轉換成英文獲得更多知識。否則也只知道諸葛亮會發光波,趙子龍很帥。讀了《三國演義》後會奇怪,郭嘉明明很重要,在遊戲裡卻一副雜魚模樣,果然在遊戲六、七代就出來了。唐墨雖然也立志讀遍三民書局那些有白話文翻譯的古文,但那些書太貴,就去請免費的佛經來看,也從中發現了許多精妙的譬喻。

 

生活可以沒有文學,文學不能沒有生活

  「很多人生活中沒有文學,一輩子讀不到詩跟小說,但文學不能沒有生活。」簡白從閱讀回到生活,談及他居住與工作都在萬華,兩個女兒也曾就讀大理國中。例如黑道的地理和官方不同,黑道的認知不是什麼路幾段幾號,以昆明路為界,其實分成好幾種勢力。「角頭」本來也不是指黑道,而是祭祀單位。陳又津的小說則以與萬華一河之隔的三重為背景,主題則是那些生活裡沒有文學的人,也會關心的「都市更新」。最近著手的《準台北人》講述的是個人成長經驗,關於印尼華僑媽媽和福建榮民爸爸的回憶,歡迎有東南亞背景的同學參與訪談計畫。

  「有誰看過《小時代》?」唐墨一問,現場三分之二的人舉手。其實《紅樓夢》寫的也是人的勾心鬥角,因為作者就生活在這種地方,雖然有些人看到他寫那些吃的穿的就想睡,那是因為從來沒見過這種東西。但唐墨到博物館一看,有些東西還真的就是書中寫的樣子。唐墨高中要從台北市到基隆通學,這四、五個小時都戴著耳機,而日本演歌唱的都是港口、渡輪、車站,就是他上學途中會看到的東西。他有個同學住三重,從河邊北路走出來聽到慘叫,因為路右邊是家禽屠宰場,左邊卻有個人閃出來問他「要找小姐沒?」橋墩上釘了好幾支釘子,一支釘子掛著一支鑰匙,屬於一個房間。唐墨說這就是他的經驗,就算他將來寫淡水,只要有這些細節就能支撐整個故事。

 

作者與編輯

  唐墨曾在一年之內投了四十三項文學獎,其中只有兩篇得獎。陳又津自己做了出版社編輯,才發現小說以外,還有廣大的非虛構類寫作。寫作路上,不免會遇到編輯。簡白認為做雜誌編輯,可以見到企業、行業的興衰。前人間副刊主編楊澤開發了不少新讀者。不過副刊還是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收到大牌作家稿子就直接用了,因為大牌作家必須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但遇到新手的稿子,必須審視其中的優缺點,因為刊登之後,別人罵的是編輯。長期來看,說句不好聽的,作者無信,刻薄寡恩。但編輯不是作者的朋友,更值得慶幸的也不是家人。作者也不用太合乎倫理道德,否則也寫不出來。最重要的,永遠是作品本身。

 
地址:10045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66-1號3樓  電話: (02)23112836  傳真: (02)23115368  E-mail:customer@youth.com.tw
本網頁最佳解析度 1024X768   版權所有: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Design by T.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