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寫作班
首頁/文藝寫作班/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日 期 標 題  

 2018-02-22

寫作進修班--李屏瑤 從說一個故事開始:如何說,以及如何說完
 

16屆文藝寫作班秋季班-寫作進修班

從說一個故事開始:如何說,以及如何說完

李屏瑤主講2017.11.11

 

李屏瑤老師以馬奎斯、畢飛宇、張亦絢、宮部美幸等作家的作品開頭,帶領著學員們深入分析小說開頭的重要性,小說開頭的語氣與資訊量甚至直接影響了接下來的走向與節奏。

 

馬奎斯《百年孤寂》:「許多年後,當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便會想起他父親帶他去找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死亡預言與熱帶地區的冰塊,調配出詭奇的時空感。畢飛宇《推拿》中的王大夫一開頭便談掙錢,似注定了他這輩子都必須和錢糾纏;談到那些黃金歲月,亦意味著黃金歲月已經過去。張亦絢《永別書》則以「消滅記憶」切入,巧妙地開展了國族政治與自我身分認同的辯證。宮部美幸的推理小說《理由》,則有別於以往推理小說中常用的「NPC式的配角」,詳盡讓讀者知悉眾角色的身世,彷彿呈現出一個微縮的宇宙。

 

在寫作小說時,情節似乎會像放山雞一樣奔竄,放任小說如此發展有時也是好的。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之下,小說人物對於速度的感受亦有差異,當一個人物出現在小說中(不是新生兒或科幻複製人),就必須帶出其前半生以及走進故事的原因。

在選擇說故事的方式時,我們必須先找到自已想要且能夠做到的敘事技巧;如果收放掌握不佳,故事本身就會成為框架,人物遂成了任憑擺佈的棋子而非栩栩如生的活物。李屏瑤老師形容,黃麗群〈海邊的房間〉暗藏的惡意如功夫片中的暗箭,陰狠毒辣,針針扎在對的穴位之上。

 

李屏瑤老師認為,長篇小說與短篇小說的鋪陳節奏不同:長篇小說透過敘事與距離感的拿捏,營造延續性並完成它;短篇小說的的精髓則在於撥開層層包裝後,裡頭包藏的禍心或者糖芯,謎底一揭曉亦意味著故事的終結。

 
地址:10045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66-1號3樓  電話: (02)23112836  傳真: (02)23115368  E-mail:customer@youth.com.tw
本網頁最佳解析度 1024X768   版權所有: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 Design by T.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