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
報告
首頁/編輯室報告
  2019 年 4 月號 / NO.784
 

四處是風的別墅              ◎馬翊航

 

  我第一部看的翻譯作品,應該是《機器貓小叮噹》。四歲不懂漫畫書邏輯,以為黑白線條裡面需要填色,於是好角色被我塗上輕快的顏色如黃色天藍色,壞角色塗上了咖啡色黑色,阿福技安糊成一團。據說葉大雄在早期臺版漫畫裡住在西元2155年的中和,阿福姓王、宜靜姓陳⋯⋯後來漫畫有了正式版權也改了名字,才知道小叮噹當初在臺灣的翻譯與出版,有一些曲折挪移,當時看的一些作品也可能是托名的。賴慈芸的《翻譯偵探事務所》查探了更早更多臺灣翻譯史上的祕辛,翻譯即政治,譯者不詳,張冠李戴的案件層出不窮,碎片拼湊成前所未見的翻譯史。

 

  大學時候圖書館第一次看見《孽子》的英文版,立刻被譯名Crystal Boys(以及熱愛雜誌風格的書封)吸引。是暗喻玻璃這樣的偏見稱呼嗎?水晶男孩以後,能不能折射出一些晶瑩與汙物相雜的身世?譯者葛浩文是當代漢語寫作的重要英譯者,他的《從美國軍官到華文翻譯家:葛浩文的半世紀臺灣情》紀錄了文學出版傳播以外,他以翻譯者身分,留下了怎樣的人情因緣與戒嚴記憶。許多時候譯者搭完了橋,也跟著大家去看風景。四月製作「譯者之心」的專題,巧合地像是跟著《文訊》三月號「書房裡的世界旅行:各國翻譯文學作品在臺灣」,把鏡頭移交到翻譯者手上,看臺灣翻譯文學作品怎樣跳躍各國,譯者心鏡如何映照語言的夾層。

 

  臺灣文學的重要外譯者下村作次郎教授與蔣永學(Thilo Diefenbach)博士,因為「2019譯者駐村計畫」的邀請,在國際書展期間抵達臺灣,度過了行程滿檔的一個月,雅立與靈均為他們留下這趟旅程的譯者思索。我也在書展的時候有幸認識了參與「默克互聯翻譯計畫」的譯者楊夢茹,被這個聯繫十個國家、十位譯者的翻譯計畫所吸引,想知道水晶般的心如何面向或背向同一個世界。在「譯者事件簿」中,也邀請了吳介禎、梁震牧、張文薰、潘怡帆、葉佳怡、羅浩原,寫下他們去年度的翻譯事件,也分享給讀者一本有著生命連結的譯作。崔末順與陳榮彬兩位老師,帶我們看見國境與教室內外的翻譯傳播與教學。也遇見繪本的翻譯者、電玩的翻譯者、科普讀物的翻譯者,甚至「譜」的翻譯者——翻譯的房間陸續被打開。

 

  國際書展時候,你買下一套名為《詞與世界》的國際詩歌小冊。我們看到白江.馬突爾(Bejan Matur)〈四處是風的別墅〉時,立刻被詩名吸引,是四周環繞著風形成的屋宇。翻到書末簡介寫「嘯嘯風聲響徹大宅」,才知道是別墅被強大的風圍繞。弄清楚後,風跟別墅的關係好像收縮了,但詩裡面有著更大的空間,不因這個小誤會封閉。那是命運,遷徙,死亡與恐懼繞行的別墅。

 

  語言之外,四處是風。

 

地址:10045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66-1號3樓  電話: (02)23112832  傳真: (02)23115368  E-mail:customer@youth.com.tw
本網頁最佳解析度 1024X768   版權所有:幼獅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